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TVB女主播陈珍妮大爆在无线新闻部的N种冤屈 比《金枝欲孽》还精彩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时间:2019-06-11 16:35:36

前主播陈珍妮

前主播陈珍妮

南方都市报7月16日报道无线新闻部的是是非非,又被推上风口浪尖———前新闻小花出书“爆大镬”!曾将“国家总理李克强”快嘴读成“李克勤”的前主播陈珍妮,已离职无线3年多,今年香港书展她将推出新书《T V B新闻部血泪史》,大揭当中辛酸,全书只有文字没有配图,卖点鲜明只为“爆料”。珍妮在书的自序中称,“此刻听到大台新闻片头预告声仍会打冷震!毕竟服安眠药才能度日的岁月,烙印太深。”受尽委屈的她称直播期间也会躲在一旁偷偷哭,4年的主播生涯更摧毁了她的价值观,现在她爆无线黑料,但回忆也令她痛苦,“再留下,我会生癌的。走吧!”陈珍妮日前接受港媒专访,大揭辛酸史,讲到激动处更眼红红。

其实,无线新闻部时常有各种八卦传闻、是非风波被港媒“爆大镬”,但传媒欲向无线发言人打听究竟,通常获得的回复都是:“我们对新闻部的事一向不回应”!只因无线认为“新闻主播”只是“职员”,而不是艺人,主播的事无需向外界交待。但小小新闻部,内部故事却比一部有“办公室政治”教科书级别的《金枝欲孽》还精彩,8姐怎能不为大家八一八呢!

陈珍妮大爆在无线新闻部的N种冤屈

冤屈1

陈珍妮在书中第一篇便自爆得罪陈志云。她提到某年生日,临时接通知返公司上班,寿星女当日淡妆配及膝裙,但两天后被上司“照肺”,原来因为她当日坐城巴离开时,选坐下层最后靠窗位,被当时的陈志云秘书碰见,指她“张大双腿全走光”,负上“不检点”之罪。珍妮解释当时有放一个大手袋在及膝裙上,不可能走光。但解释变成掩饰,珍妮从此走霉运,只要陈志云有份审阅出镜费的主播她都没份,连带做了半年的通宵班。珍妮提到此后她向管理层“树先生”请教自己该如何改进,树先生却顿了一顿,对她说:“检点一些啦。”

盘翠莹与周嘉仪曾传不和。

盘翠莹与周嘉仪曾传不和。

冤屈2

无线指令新闻主播的造型要统一,包括发型和化妆,主播不能决定自己的发型。高层“树先生”曾在直播期间下令陈珍妮拆髻重整发型,上司S则要她光顾其私人发型师,但这对入职月薪只有1.1万港元、平时要上淘宝买平价套装的她,明明是吃不起的高消费。

冤屈3

陈珍妮指主播出镜时不准佩戴有吊饰的耳环,但她有次出镜戴了一对购自曼谷约10港元的珠珠耳环,其实没违规,但也被指犯错,播出中段要摘下,事后还要向高层写道歉信。

传因张文采施压黄紫盈导致流泪事件。

传因张文采施压黄紫盈导致流泪事件。

冤屈4

入世未深的珍妮不知道同事间沟通用的Intranet会惹上是非,因为高层“树先生”有权限看到旗下员工的全部留言,珍妮发现自己做事一直被针对,是因为曾在Intranet上骂过领导。珍妮大叹自己有时委屈得要躲起来哭,转头又得假笑出镜:“哭完回去,收拾一下样子,又接着出镜继续读咯。”

冤屈5

主播之间要“埋堆”,珍妮指负责编排班的同事、主播C有私心,如果与她没私交的话,被派下来的排班表就必定“难啃”,珍妮为此吃过亏,被排了半年的通宵班,有时排了通宵班,第二天又再排下午班,结果整天都睡不了,长期压力爆表以至失眠。“临走前半年我不停看医生,医生说我太大压力,排班表太乱,整天都睡不好。医生知道我情绪上有问题,给我开了血清素、维生素B杂等给我吃。”她说。

冤屈6

在无线新闻部的日子,陈珍妮自爆濒临抑郁边缘,回想近4年的黑暗生涯,她时常泪盈于睫。被问到没向上司反映不公平之事吗?她说:“讲过他不理,浪费力气。我问他不是‘有能者居之’吗,他说这里不是,所以才轮到你。”被问到是否员工都不获上司关心?陈珍妮说:“他不关心我,因为我不得宠!我接受不了自己不是老板最喜欢的那一个。某人可以坐大,是因为她被上司纵容,这个人真的在我身上留过伤痕。一个这么大的机构,不是需要能做事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扭曲呢?”陈珍妮在书中控诉:“大台彻底摧毁并改造我的价值观,在无线做主播要听话才有运行。”

不过,对于陈珍妮出书爆料,另一位前无线“新闻之花”周嘉仪却大唱反调,曾效力无线逾10年的周嘉仪受访时说:“她(陈珍妮)所说的故事内容,我不想评论。对我来讲,我脑中记住的是许多开心的画面。”

链接

无线新闻部,是非一箩筐

新闻小花施泪功,上演“金枝欲孽”暗斗

2013年,25岁相貌标致、有“宅男女神”之称的TVB新闻女主播黄紫盈,在黄金时段报新闻时在幕前忽然双眼通红,声线变得颤抖,眼泪忍不住掉下来。据悉她当时只是报道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健康状况未有好转的新闻,后被揭黄紫盈是因为遭受另一女主播张文采的欺压,令她深受委屈失仪于人前。两位“新闻小花”一直明争暗斗,但张文采获擢升为高级记者,遂以上司身份向黄紫盈施压指令其工作,直接引爆这次流泪事件。

黄紫盈的泪眼赢得民心,成为众矢之的的张文采则获当时男友罗钧满代为反击,并有影射地说:“她没想过耍任何手段博上位。如果她是一位出卖同事爆大镬博上位不果,再施泪功以图成名毁同事前途的女子,怎会跟一位连真实名字也说不出的三线艺人。泪,该向肚里流。”

孰是孰非谁也说不清,《金枝欲孽》原来一直在TVB新闻部上映中。

穿裙太短被罚不能报新闻

在施压事件之前,张文采自己也饱受新闻部之规的强压。2012年8月,无线新闻部经理黄淑明向员工发信,指张文采于8月17日所穿的裙子非常短,惩罚她在8月余下日子不能够报道周一至五的晚间新闻提要。原来,主播穿短裙是很容易负上“不检点”之罪哒。

新闻小花有心病,发送内部电邮爆大镬

无线“主播小花”争上位的戏份,一直在无线新闻部上演着,早前离巢转战金融业、有“最美T V B新闻主播”之称的周嘉仪,与晚她一年入新闻部的已婚主播盘翠莹也闹过不和。据悉,周嘉仪曾于某日在办公室吃奇异果,弄污办公桌却未有清理,与她有心病的盘翠莹目击后,于Facebook留言讥讽,很快传入周嘉仪耳中,其后二人在公司相遇,竟忍不住当众争吵起来。有传,事后周嘉仪心有不甘,竟向各同事发送内部电邮,大意是叫人有事可开门见山直接讲,不要再作鬼祟行为,虽无指名道姓,但摆明影射盘翠莹。事实上,周、盘二人在工作上不时有交替机会,如2010年她们交替主持《香港早晨》,在工作上既有合作又有竞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