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中国百强区在哪里:科技改变城市格局,厦门GDP不敌深圳一个区

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20-09-14 13:42:57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转型升级新阶段,中心城市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日益突出。而在中心城市中,经济强区的支撑作用十分关键。

那么我国的经济强区主要在哪里呢?赛迪顾问城市经济研究中心近日发布《2020年中国城区高质量发展白皮书》,其中的“中国百强区”榜单受到关注。

白皮书的研究对象为,截至2020年6月30日(根据民政部县以上行政区划变更),除直辖市市辖区和港澳台地区外的其他898个市辖区。从排名来看,深圳南山区、广州天河区、深圳福田区、深圳龙岗区、青岛黄岛区、佛山顺德区、杭州余杭区、深圳宝安区、广州黄埔区、宁波鄞州区位列前10名。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直辖市的区等同于地级市,如果拿来和地级市的区来比,可比性不大。此外,白皮书是从经济实力、内生动力、消费活力和区域能级四个维度、18个核心指标、30余个支撑参考指标,对城区高质量发展潜力水平进行了综合评价。

百强区排名(来源:赛迪顾问)

深圳一个区的GDP超厦门全市

如果只看GDP的话,2019年,直辖市外共有20个市辖区的GDP超过2000亿元大关,其中有10个区超过3000亿元大关,分别是深圳南山区、广州天河区、深圳龙岗区、深圳福田区、深圳宝安区、佛山顺德区、广州黄埔区、青岛黄岛区、佛山南海区、广州越秀区。可以看到,广东占了9席。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几年的百强县中,第一经济大省广东所占席位寥寥无几。在赛迪顾问此前发布的《2020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中,广东仅1个县入选,与江苏、浙江差距甚远。但在经济强区方面,广东优势却十分凸显。

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这说明珠三角的工业化与城市化紧密联系,基本是同步的。“因为如果一个县级单元实现了工业化,但是城市化程度不够,就会以县或者县级市的形式存在。改成区了,一般是融入到中心城市了。”

“江浙县域经济很强,每个县基本上是相对独立的区域,但珠三角是连片的。”彭澎说,广东原来的经济强县主要集中在珠三角,这些县大多经历了从县改市(县级市)到市改区的过程。另外,珠三角的地域空间小,是全国密度最高的城市群,目前珠三角之间的大城市基本是无缝对接,已经没有了县域的发展空间。

广东的强区多,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广东的中心城市引领作用较强。广东坐拥两个一线城市,集聚高端要素的能力更强,现代服务业更发达,对珠三角地区的转型升级起到非常重要的服务和带动作用。

彭澎说,珠三角的深圳、广州中心城区现代服务业非常发达,高新技术产业、新兴产业也非常发达,这是以专业镇为特色的县、县级市比较难以达到的产业层次,在经济形态上呈现高质量发展的态势,核心竞争力会更强一些。

深圳的南山区去年GDP达到了6103.69亿元,成为直辖市外经济实力最强的市辖区,连续7年稳居广东区(县)第一。南山区的经济总量甚至超越了厦门、长春和哈尔滨三个副省级城市。另外,2019年南山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40.16万元,按年平均汇率折算为5.82万美元。

深圳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谭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南山区经济实力强,与其本身以创新驱动为主的特点有关。位于南山的高新区是深圳科技产业发展标志性的区域,其中“网红街道”粤海街道的产值占到了南山区的一半左右。

当前,深圳有实力的大企业、潜力较好的企业很多都集聚在南山区。目前南山有170家上市公司,其中不仅有“世界500强”腾讯和恒大,也有行业翘楚迈瑞医疗、大族激光等,还有细分行业的“领头羊”深信服、瑞声科技、广和通、德方纳米和智莱科技等。

科技改变城市格局

从“2020年中国百强区”榜单的区域分布来看,东部地区占65席、中部地区15席、西部地区16席、东北地区4席。其中,广东、江苏和浙江三省表现最为抢眼,分别占21席、18席和13席。

具体到城市来看,广州有9个区入围,数量位居各大城市榜首。深圳有6个区入围,尽管数量不如广州,但深圳的几个强区如南山、福田等头部效应十分显著。数据显示,GDP前五的区中,深圳占了4个,而广州仅有1个。

南京、杭州、成都、武汉也各有6个区入围百强。值得注意的是,这四个城市恰恰是当前最具竞争力的新一线城市。

产业结构是衡量一座城市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一线城市正是凭借高新技术产业和发达的现代服务业,集聚了最优秀的人才。新一线城市中,武杭南成的产业结构也是最具亮点的。

另一方面,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到转型升级新阶段,高新产业、金融业等新经济和现代服务业不仅影响着城市之间的竞争力,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写城市发展的内部空间。在不少城市,高新区、金融业、总部经济集中的区域,已经成为城市最繁华、房价最坚挺的区域。

谭刚说,城区的发展与城市的发展方向、城市产业的空间集聚等有很大的关联。科技、金融、新经济集中的区域,发展优势在不断凸显。

以西安市为例,地处西安城南的雁塔区管理的辖区有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部分区域和曲江新区部分区域。根据雁塔区的统计公报,2019年,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271.01亿元,同比增长8.0%,增速较全国、全省和全市分别高2.1、2.0和1.0个百分点,雁塔区成为全市13个区县中唯一GDP跨越2000亿元大关的区,占全市总量的24.4%,较上年提升3.3个百分点,贡献突出。

成都、武汉也是类似情况,高新区所在的行政区近年来的发展都十分突出。过去,武汉的汉口传统商业发展突出,发展总体比武昌好,但近年来高校众多的武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突出,更胜一筹。

彭澎分析,在大城市,既有老高新区,也有新高新区,一般来说,老高新区所在区域已经跟城市中心结合起来了,成为城市新中心区,现在已基本是各大城市房价最高的地方,比如深圳南山、广州天河等。而一些近年来快速发展的新高新区,跟城市中心区还有一些距离,这些区域往往是外围区域发展最快的地方。

另外,这些新兴发展区域由于集聚了一大批实力强大的企业,区域内的财政收入较高,有了雄厚的财政基础,带动了在教育、医疗等方面的投入,也更能吸引人才流入。

以南山为例,去年10月,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集团)高级中学发布2020届毕业生拟聘名单,20个录取者均为硕士以上学历,其中有19人毕业自清华、北大,有13人为清北本硕连读。同样的,此前8月,杭州市余杭区的一张招聘公示上了热搜,在这份长长的公示名单里,清一色是来自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其中抓人眼球的,是当地运河街道、乔司街道等八个办事处录取的都是清华北大的硕士或博士。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认为,地方经济的繁荣、财政实力的雄厚是吸引高端人才的重要条件。工资水平是人才价值的一种社会外在形式,没有相应的工资待遇就很难吸引人才。城市的高新产业发展越好,转型升级越好,就越有财力来做这些事情,形成了良性循环。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