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

设计师品牌初尝成名甜头 爆款手袋频遭抢注

来源:时尚头条网     时间:2019-08-09 11:48:06

设计师品牌腹背受敌,爆款手袋频遭抢注

快速蹿红的设计师品牌初尝成名的甜头,但很快也面临着严峻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据TFL最新报道,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日前再次拒绝Cult Gaia为其爆款手袋Ark Bag注册专利的请求,这是美国商标机构审查官第三次驳回Cult Gaia竹制爆款手袋的商标注册申请。他们认为,从外观来看,手袋本质具有功能性,因此不能注册成为一个商标。

美国专利商标局审查员Bernice Middleton表示,消费者了解Cult Gaia半月形竹制手袋,但这是对日本文化的挪用,这种文化已经在美国及世界各地存在了数十年。

就其功能性而言,美国专利商标局审查员指出Cult Gaia的律师未能在上交的图纸中解析手袋的功能性元素,驳回了Cult Gaia关于Ark Bag“功能性不强、具有独特性”的说法,她表示,独特性并不是否定功能性的适当理由,因为独特性和功能性是立体商标结构中的两个独立议题。

因此,Bernice Middleton断言Cult Gaia的透明包袋Sunburst仅仅是一个功能性设计。Cult Gaia手袋的外观既不能表明申请产品的来源,也不能令大众将其与其他产品区分开来,因此不能作为注册商标。也就是说,不认为当消费者看到这样的设计时,会将其与Cult Gaia联系起来。

Cult Gaia注册商标的请求遭三度拒绝,主要是因为其将美国专利商标局视为常见的包型与设计申请作为商标,并且其极具辨识度的竹子材料实则是来自日本古董包的结构。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据时尚商业快讯早前报道一位名为Minling Lin的中国广东女性已从美国专利商标局UPSTO获得两款手袋的外观专利,其中一款手袋的设计手稿便与Cult Gaia标志性手袋Ark Bag极为相似。

设计师品牌腹背受敌,爆款手袋频遭抢注

左侧为Minling Lin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供的专利草图,右侧为Cult Gaia竹篮包

有分析人士认为,Minling Lin能够从向来以严格著称的美国专利商标局手中取得这项专利,其中存在侥幸因素,这为类似Cult Gaia的众多新兴时尚品牌或设计师品牌敲响警钟,增强知识产权意识是他们眼下最为棘手的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Minling Lin申请的另一项外观专利与Shrimps的爆款手袋Antonia Bag颇为相似。近一年来,Cult Gaia的The Ark竹篮手袋和Shrimps的Antonia珍珠手袋已成为社交媒体最受欢迎的设计师品牌手袋,频繁出现在欧美时尚博主和街拍中,经由中国时尚媒体和时尚博主的二次传播,这些手袋在国内也拥有极高的辨识度,已具备一定的市场潜力。

早些年在中国,一些本土企业利用先到先得的商标制度,抢注他人品牌名称和标识来获取“赎金” ,卖给最高出价者的行为屡见不鲜。不过在最新修订的《商标法》中,“使用在先”原则以及注册五年内可申请商标裁定等法规的明确也令越来越多地避免了恶意商标抢注行为。

尽管这名中国人抢注商标的行为还未得到解释,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虽然小众品牌的市场愈发广大,Cult Gaia等设计师品牌虽然趁着Instagram社交媒体红利快速蹿红,但依然遭受前端专利被抢注与末端假货泛滥的双面夹击。

由于国内外一众时尚博主的“带货”,Cult Gaia等小众品牌还未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假货产品就已经在淘宝上大肆风靡。虽然可以通过一些国内买手店平台购买到这些品牌,但是由于渠道限制、价格优势,以及小众品牌不会轻易“撞款”,淘宝假货对习惯了高效购物的中国消费者极具吸引力。

近日,国际商标协会INTA对中国、日本、美国等10个不同国家的Z世代年轻消费者进行调查,了解他们的消费心理以及关于假货的见解。此项调查于2018年8月至11月进行,特别针对出生于1995到2000年、年龄在18岁和23岁之间的Z世代年轻人。到2020年,Z世代预计将成为全球最重要的消费者。(延伸阅读:数据 | 奢侈品牌头痛,调查报告指84%的中国年轻人购买假货)

该报告发现,过去一年中,71%的美国年轻人购买了假冒商品,而84%的中国年轻人购买了假冒产品,这一结果让行业感到非常意外。

设计师品牌腹背受敌,爆款手袋频遭抢注

图为全球10个国家的年轻人对知识产权的认知度

更重要的是,这一类品牌的产品本身面料易取得,工艺较为简单,易于仿制。同时,这些“爆款”单品往往“寿命”较短,容易过时,对于热衷于追逐潮流单品的消费者来说,性价比较低。 因此,许多淘宝卖家看中了这一商机,紧跟国内外时尚博主的“带货”潮流,对正品进行打版修改和量产,从中牟取巨额利润。

在此前《Instagram是如何影响淘宝产生爆款的?》一文中,时尚博主兼淘宝店主王逅逅观察到,除Cult Gaia以外,还有Toteme、By Far、Reformation、Realisation Par、Rouje等欧美小众品牌,均通过Instagram传播到小红书,微博等国内社交平台,再被淘宝商家嗅到商机,成为淘宝货架上仿品的原型。

但是这样的情形显然对设计师品牌的长远发展十分危险,不仅令社交媒体价值无法完全变现,还可能因过度泛滥的假货而令品牌价值稀释。相较于规模较大的商业品牌而言,小众品牌往往没有足够的资本投入在知识产权保护上。

不过,在如何证明设计的“独特性”上,整个时尚行业都无法从法律中获得足够的保护,这已成为行业痼疾。

即使如今消费者只要看到红色鞋底的高跟鞋便会立即联想到Christian Louboutin,但品牌为其“红鞋底”商标维权却是经历了漫长的十年。 由于“红底鞋”商标的特殊性和名气,无论是Zara等快时尚还是奢侈品牌Saint Laurent纷纷“借用”这一特征来设计鞋履,对Christian Louboutin的品牌形象造成一定损害,也让品牌下定决心在全球申请专利延伸保护。

设计师品牌腹背受敌,爆款手袋频遭抢注

Christian Louboutin为“红鞋底”商标维权历经漫长的十年

欧盟最高法院于今年6月宣布Christian Louboutin使用的标志性红色与鞋子形状共同构成的商标一定程度上受到欧盟法律保护。值得关注的是,Christian Louboutin的标志性红色并不受到法律完全保护,因为品牌无法证明具有颜色的特别性,只能将红色与鞋子形状进行综合考量,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在眼下激烈的消费者心智争夺战中,能否用标志性元素强化消费者记忆正变得至关重要。深谙此理的德国运动品牌adidas利用其识别成本远低于竞争对手的“三道杠”标志强化品牌意识,但在商标注册之路上却因缺乏独特性而屡战屡败。

2017年,法国奢侈品牌Gucci曾因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使用了品牌标志性的红、绿、蓝条纹而向其警告,要求停止销售某些有条纹图案的服装和配件。对此,Forever 21决定在Gucci正式发起诉讼前先向法院要求取消Gucci“条纹”在美国的商标权,认为Gucci的条纹不具有申请商标权的“独特性”。最终Gucci 不仅输掉了官司还要承担相应的诉讼费用。

抄袭侵权与创意是一个问题的两面,创意越受欢迎,抄袭就越普遍。打破了传统时尚周期、为消费者带来源源不断新鲜感的快时尚品牌,就是凭借着行业内的速度差而迅速发展起来,因此以Zara为代表的快时尚品牌一直因抄袭问题而备受争议。而在中国,淘宝网店依靠信息不对称而明目张胆打版复制奢侈品牌和设计师品牌,创造了巨大的利润。

就国内现行的规定而言,大部分法律界人士认为为服装申请外观专利并不是最经济有效的保护手段。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期限为10年,审查期大致为6个月。服装业是一个典型的快消行业,即使品牌申请到了外观设计专利,产品通常已经过季。特别是对年轻设计师品牌而言,他们在法律维权上处于弱势,缺乏人力、精力和财力进行专利申请。

刘亚飞律师早前在“上海时装周助推上海时尚产业发展推进会”表示,外观设计专利授予审查、授权,其周期相对较长,且一经授权,需要每年付费维持。从服装行业自身特点讲,服装设计遵循时代流行趋势,服装样式的市场周期较短,一般以季度作为服装投放的时间,真正需要10年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服装设计少之又少。因此,高成本的长效外观设计专利并不适合以季度潮流为主的服装设计。

除了外观专利之外,著作权虽然无需特别申请,但是在司法实践中,依然难以操作。著作权法所指作品,是指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 但是值得关注的是,著作权范围不包括实用性表达和功能性的部分。对于兼具创意性和功能性的时装,如何区分其实用性与艺术性、公有领域表达与独创性表达,成为认定成衣能否获得版权保护的难点问题。

目前时尚界对于“抄袭”的界定尚未清晰,时尚品牌对于其设计的“独特性”更是无从证明。向来备受关注的奢侈品牌和时尚品牌,尚且有牢固的品牌形象和强大的消费者认知作为支撑,使得品牌与其标志性单品或易于识别的标志性元素紧密相连。

对于刚刚借力于社交媒体迅速走红的“网红”品牌,尚未在消费者群众建立突出的形象,就陷入抄袭、假货泛滥等多重困境,无疑令品牌腹背受敌。Cult Gaia为与其相似的一类新兴小众品牌敲响了警钟,提高维权意识是品牌发展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除了产品设计,行业对于知识产权的讨论正在扩大范围。据时尚商业快讯,设计师Virgil Abloh创立的街头潮牌Off-White日前遭到纽约营销和设计机构OffWhite Productions LLC关于其涉嫌联邦商标侵权、不正当竞争和普通法商标稀释等指控。

OffWhite Productions表示,公司自20世纪90年代就成立,比Off-White要早15年,且官网域名和社交媒体账号也均以“OffWhite Production”为名,主要客户包括Nike旗下的Jordan Brands、科技公司IBM以及可口可乐。 而自从Virgil Abloh创立Off-White品牌后,公司在搜索页面的曝光率大幅下降,也无法在社交媒体标记“OffWhite”关键词,对其业务造成严重影响。

鉴于Off-White在收到警告信后拒绝作出回应,并继续提交更多与“Off-White”相关的商标申请,OffWhite Productions决定起诉,要求Off-White尽快停止侵权行为,并做出相应的经济赔偿。有分析人士认为OffWhite Productions的此次诉讼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不过,随着商标权问题得到越来越多行业重视,年轻一代消费者的知识产权意识已经有了显著提高,这一情况至少体现为他们对不符合道德标准的商标说“不”。

美国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此前推出了首个塑身内衣品牌“Kimono Intimates”和服密友,却引发日本消费者不满,认为该商标是对日本传统民族服饰“Kimono”和服的不敬,更在社交媒体发起#KimOhNo话题。随着事件持续发酵,日本古都京都市长Daisaku Kadokawa发布声明要求Kim Kardashian放弃“Kimono”商标,并透露京都正在协助日本将“和服文化”申请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

美国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上周推出了首个塑身内衣品牌“Kimono Intimates”和服密友,却引发日本消费者不满,认为该商标是对日本传统民族服饰“Kimono”和服的不敬,更在社交媒体发起#KimOhNo的抵制话题。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日本古都京都市长Daisaku Kadokawa日前发布声明要求Kim Kardashian放弃“Kimono”商标,并透露京都正在协助日本将“和服文化”申请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随后,受迫于舆论形势,Kim Kardashian在Instagram上发布贴文同意放弃Kimono商标。

国际商标协会INTA报告显示,消费者并非被迫购买假冒商品,83%的美国年轻人至少听说过知识产权这个概念。高达99%的中国受访者表示他们了解知识产权。尽管他们的消费行为又是另一码事,但是至少设计师品牌面对的是历史上最注重知识产权的一代消费者。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