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老年人评养老驿站为老服务——周到性差一点儿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时间:2021-09-06 17:16:25

家住丰台区的马老先生75岁了,虽然身体不错,但不想让孩子分心照顾,于是研究起家附近的养老驿站,希望能找到他需要的服务。不过,马老先生体验了几回,觉得虽然驿站服务不少,可总觉得服务不到心坎儿里去。

自2016年以来,全市已建成运营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超过1000家,这些驿站长期为老人提供为老服务,受到大多数老年人的欢迎。但是,随着驿站建设深入推进,仍然面临一些堵点、难点。记者近日多方探访发现,驿站在助餐、助医、上门服务等细节方面还“差一点儿”。

为老服务——周到性差一点儿

价目表“不准”

上门服务设置“起步价”

一张显眼的海报贴在朝阳区安华西里养老驿站一进门的墙上,上面密密麻麻写有42项为老服务的项目内容、服务价格和详细的计费标准。取药,每小时60元;助浴,每30分钟100至180元;入户助餐,每小时60元……

“您别看墙上贴的那个表了,那个表不准,有些服务我们这儿提供不了,价钱也跟表上的不一样。”见记者正在仔细查看服务价格表,养老驿站工作人员立刻招呼:“您需要哪项服务,您提出来,我们看看现在还能不能提供。”

家住附近的崔女士正在养老驿站咨询上门保洁和助餐服务。崔女士的母亲90多岁了,因病最近来家里暂住。“老太太身体不好,家里离不了人,24小时都得有人盯着。我一人实在忙不过来,想到驿站看看能不能有人过来搭把手帮帮忙。”

按照崔女士的需求,养老驿站为她推荐了每小时30元的上门保洁服务。养老驿站工作人员解释,服务员上门之后,既可以打扫卫生、洗衣服,另外还能帮老人买菜、做饭,每小时收费都是均价30元。不过,上门“2小时起步,您最少也得用2小时”。

对于“2小时起步”,崔女士觉得颇有些不便,希望能取消“限时”这一限制。如果想让服务员每天上门,只需要简单打扫一下室内卫生,可能一个小时都用不了,“2小时没必要啊”。当她询问是否可以让服务员提供擦玻璃服务时,驿站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些事你们自己和服务员协商,人家愿意擦就行,但是如果出了任何意外,我们不负责。”

【驿站说】自我“造血功能”不足

“现在驿站仍然处于举步维艰的状态。”一位从事养老工作超过10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从2016年就开始发展养老驿站,但5年多来,驿站仍然入不敷出、举步维艰。这位业内人士说,驿站的服务商都是经过严格审核和备案的,服务质量老人大可放心。很多服务虽然列上了价目表,但需要的人不多,成本很难收回,所以需要设定一定的门槛。

不能实现收支平衡,自我“造血功能”又不足,大部分驿站只能依靠政府的支持、补贴来运营,“我们也想能够精准挖掘老人们的需求,寻找愿意让他们付费的需求,但能力有限,不可能专门花钱去开发市场,导致恶性循环,只能凑合活着。”

助餐服务——味道差一点儿

菜品太单一每天一荤两素

“这个月订完,我们就打算换地方了。”中午11时许,家住丰台区西马小区的一位居民捧着一盒午饭,从家附近的养老驿站走出来,对记者说。

这份午饭,是她为家中行动不便的94岁老母亲取的,用保鲜膜紧紧包裹的一次性饭盒里,盛着木须肉、大碗菜花、芹菜香干和一些米饭,价格是18元一份。记者用手摸了摸,不算太烫,有一定的温度。“要是走回家凉了,我就再给她热热。”饭菜的温度并不是这位居民在意的事情,味道却让她不太满意。

“每次都是那些菜,老太太不爱吃,看着菜名不错,吃起来味道可差太远了。”记者从居民手机里看到了驿站提供的菜谱,菜谱分单周和双周,每周只提供五天,每天一荤两素,没有其他选择,也没有专门的回民餐。“对,我们邻居老马年纪大了,本来也想来这儿订餐,结果发现没有回民餐,就打退堂鼓了。”这位居民说,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可以刷老年卡,味道也不错,她跟母亲商量,打算放弃驿站的老年餐,转战小餐馆了。

【驿站说】 “老年餐卖一份赔一份”

“老年餐,基本上是卖一份赔一份。”一位驿站从业者告诉记者,一份老年餐,不仅仅包含物料成本,还有水电、配送、人力等成本。“老年餐本来就是微利,算下来,平均一份餐就要至少赔几块钱。“所以,很多驿站选择专业配餐公司送餐,但饭菜质量无法把控。”

另外,疫情的不确定性给驿站的服务水平、服务项目调整和维系经营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助医服务——性价比差一点儿

陪同就医太贵退休金伤不起

李奶奶每隔半个月都要去医院进行复诊和治疗。早上7时左右从家出发,到医院取号、排队、看病、开药,跑趟医院,怎么也得花上半天的时间。岁数大了腿脚不利索,但又不想老麻烦子女请假陪同,李奶奶听说养老驿站有陪同就诊服务,就琢磨着想请个人陪自己去医院。

一打听价格,李奶奶就退缩了。养老驿站的服务价目表上明确标出:陪同就诊每小时80元。作为90岁以上老人,每个月,李奶奶都可以领取到500元养老补贴。粗略计算一下,如果在养老驿站订餐,老人一个月的午餐伙食费一般在450元左右。老人心里一盘算,按价目表上这收费标准,找人陪着上医院看个病,一上午光是陪同费就得花上400元左右,相当于一个月的午饭饭费。“退休一个月才几千块钱,让人陪着上趟医院,一个月就小一千块钱,这哪花得起啊。”

67岁的商女士也觉得陪同就医的价格偏高。前阵子,商女士刚做了一个大手术,每个月都要去医院复查,女儿在私企上班不敢请假,她每次都只能自己去医院。如果请人陪同,排队加检查至少3小时起步。“我每月只有4千多块的退休费,我打听了一下,我们驿站的陪同就医每小时40块钱,但即使花100多块钱,我也舍不得。”

【驿站说】老人还没有为服务买单的意识

一位驿站负责人告诉记者,对驿站服务有需求的老人只会对刚需买单,比如吃饭、失能护理等,驿站日常提供的文娱活动、健康讲座几乎都没有盈利空间。“老人还没有形成为服务买单的意识,所以想要撬动银发群体消费仍然很难。”

支招

政府“托底”保收入 拓展市场化养老服务

让驿站看到希望的,是今年北京市民政局出台的《北京市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管理办法(试行)》。新政要求,驿站在完成呼叫服务等六大基本服务功能基础上,可拓展市场化的养老服务。同时,民政局还为驿站划分责任片区,既保障困难老人的养老基本需求,又可以用政府购买的方式“托底”保障驿站的基本收入。同时,政府还设立负面清单,依托驿站现存问题开展规范管理,保障老人权益。

在驿站从业者看来,“负面清单”不仅对行业开展规范管理,也向行业传达了一个导向信号:“非禁止即许可”,加速推进本市的养老驿站步入市场化改革通道。

北京市民政局曾表示,未来,政府层面将在保障基本养老服务对象基本养老服务需求的同时,拓展改革的细节和深度,通过对养老驿站财政支持方向的调整,让驿站可以向着更市场化、更可持续的方向优化、调整。如何逐渐掌握并充分利用资源,更好地响应老年人的居家养老服务诉求,将是驿站运营商下一步要重点发力的方向。

专家说法:

“过去一直在建,现在急需规范管理”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对北京养老行业有深入研究,他认为,自2016年驿站启动建设以来,虽然发展很快,但问题也不少,存在服务效果不佳、经营能力不足、重建设轻管理等问题。

“过去一直在建,现在急需规范管理。”陆杰华认为,今年出台的新政恰恰在监管方面重点发力,从运营主体、安全管理、负面清单等角度规范驿站行为。“如果说连活都活不下去,还怎么谈能活好呢?”因此,陆杰华认为,新政虽然释放了更多发展空间,鼓励驿站市场化运作,但仍需要把基础的做好,再去细分老年人的需求,拓展市场化的、个性化的服务内容,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驿站发展仍然在路上。

对于老年人来说,也需要清晰地知晓自己的诉求是否是养老服务的现实需求,而不是无边界的提要求。陆杰华建议,驿站也要抓住发展的机会,挖掘自身专长,尝试引进和整合资源,扩大自身优势,提供高质量养老服务。

(记者叶晓彦 张楠)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