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11株古树下的垃圾已被全部清走 226株古树将获定期巡查守护

来源:北京日报     时间:2021-09-02 11:20:26

在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西南角与北京育才学校西北角交界处,十余株古侧柏被垃圾和废品长期围困。接到居民反映后,本报对此进行了报道,并呼吁相关部门及时清理。经西城区园林绿化局、天桥街道等相关部门介入整治,围困古树的垃圾已经全部清走。而且,这十余株古树也纳入了天桥街道古树保护台账,今后将获定期巡查守护。

11株古树下的垃圾全清走了

8月25日,本报以《多棵百年古树遭垃圾围困》为题,报道了位于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西南角及北京育才学校西北角相接处,多株百年古树深陷“困境”。据了解,这些古树为侧柏,已有300余年历史。看到古树深陷垃圾、废品堆,不少居民呼吁相关部门能彻底清理,为古树生长提供良好环境。

昨天,在经过一片阔大的侧柏古林后,记者再次来到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西南角。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堆放在该处的大堆垃圾已经不见了,尽管该处仍遗留有一股臭味,但古树下环境已整洁很多。只是,或许是因为堆放垃圾的缘故,该片区域并不像其他古树下是葳蕤的草坪,而是光秃的灰砖地面。

印刷有密林图案的围挡仍在。透过围挡缝隙及铁丝网向里看,原来堆放在古树周围的破烂家什不见了,古树下露出干净的灰砖地面。只不过可惜的是,围挡内古树下的草坪已全部死亡。

据目测,这些被圈在围挡内的古树也有300余年树龄,位置较为靠南的两株古树均挂着“古树(一级)”保护牌。

226株古树将获定期巡查守护

记者了解到,本报对古树遭垃圾围困问题报道后,西城区第一时间紧急处置。天桥街道及西城区园林绿化局、西城区文化旅游局等相关部门赶至现场核实。据调查,该处古树是因北京育才学校空间狭窄,出于对学生安全的综合考虑,便在校园西北角、即紧邻北京古代建筑博物馆西南部位置搭建了一处硬质围挡。据查,围挡内面积约200平方米,共有古树11株,其中一级古树6株,二级古树5株。

围绕这些古树存放的主要有办公桌椅、学生课桌椅、地砖等,以及学校食堂待处置的旧设备等固定资产。这些废旧物品,已进入学校固定资产报废流程。天桥街道综合行政执法队当场做了《现场检查笔录》,并向北京育才学校发放通知书,责令该校立即整改。

随后,在西城区园林绿化局等专业部门指导下,执法队员配合北京育才学校组织人员、车辆等,对围挡内存放的废旧物品进行清理。围困古树日久的垃圾废品最终清理完毕。

天桥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街道对古树问题进行了深刻分析,“我们已联系相关部门,对这11株古树的生长环境及所受影响进行专业评估与治理,为古树生长创造良好环境。此外,我们还举一反三,重新梳理了辖区内古树台账。街道将建立定期巡查制度,以杜绝该类问题再次发生。目前,天桥街道辖区内古树共有226棵,我们将按照《西城区古树名木保护管理规定》及责任标准,督促相关单位,切实落细落实管护责任。”本报记者 张淑玲

■相关新闻

树根上建房 老国槐憋屈生长

槐花洁白清香,槐冠浓荫蔽日。作为本土树种,北京人对国槐有着特殊的感情,1987年,国槐同侧柏一起被定为北京市的“市树”。在看到古树被垃圾围困的报道后,有市民反映,在北新仓的一条胡同里,一棵老国槐憋屈生长。

8月30日下午,记者自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向西,来到挂有“西北平房”牌子的胡同北口,进入胡同前行百余米,一棵大槐树出现在眼前。树根长在胡同西侧,树的整个根部被压在一个小房子下;大树直径约80厘米,树干倾斜向东,浓密的树冠已遮蔽了胡同。记者发现建在大树根部的房子为一间东房,高度、建设风格与标准,同北房有很大差别。

大槐树下站着两名居民,其中一位说:“这棵国槐有年头儿了,你看这树的形状就知道够老的。”她向记者介绍,原来这胡同里还有一株大树,后来因为生了很多虫子,有的树杈已经长空,就被绿化工人砍了。“剩下的这棵树已经长了很多年了,以前树上也没建房子。”另一位居民说,原来这院内并没这么多房子,“这树活得真憋屈,人跟树争地,把房子建在树根上,争得这树都没有生长空间了。”

顺着树干向上望去,记者发现槐树干上还箍着几根支撑杆,以防倾斜的树干压坏胡同东侧的房顶。就在这棵国槐的南侧,还有一棵粗大的椿树,同一间水泥房的北墙间已无缝隙。

记者尝试与房主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未能联系到房主。据一位知情人介绍,该房已出租他人,邻居们也难以联系到房主本人。

昨天,东城区园林绿化局一位负责人表示,将尽快告知负责科室前往现场查看,“古树资源一定得保护好,这事儿我们肯定得管。” 本报记者 张淑玲遇罕见虫患 大桑树惨不忍睹

双龙南里的居民反映,小区内有几棵大桑树,其中一棵桑树遭受虫患,“这些毛毛虫突然特别多,它们不仅啃光了桑树树叶,还爬得楼门口、绿篱上到处都是。”

这棵桑树位于201号楼前,原本居民们对它的关注并不多。前不久,一位居民带孩子路过时,一条虫子突然掉在孩子头上,大家才注意到,这些细长、周身长满白色细毛的虫子已经爬得到处都是了,最惨的就是这棵大桑树,整棵树冠已被啃得只剩下树枝和叶脉。

另一名居民说,她其实几天前曾看到过该类虫子,当时还以为是邻居家弃养的蚕,“没想到虫子数量发展这么快,几天时间就成了虫患。”

这栋住宅楼附近还有另外几棵桑树,大的已有20余年树龄,小的也长了六七年。为消除虫患,居民们致电社区居委会寻求帮助。昨天下午,社区居委会张贴通知,并安排相关人员打药除虫。“我们已经对社区内所有林木进行检查,对生虫严重的树木进行消杀。”今天上午,双龙南里社区居委会负责人说,目前,这棵虫患最严重的桑树,已由专业的园林绿化工人修剪了生病枝桠。

(原标题:本报报道后,树下堆积多时的垃圾和废品清走了 百年古树“松绑”重现原貌)

(记者 张淑玲)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