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保姆自首称拐雇主儿子养26年 警方:仅自述不能立案

来源:封面新闻     时间:2018-01-12 20:48:58

保姆自首称拐雇主儿子养26年 警方:仅自述不能立案

何小平展示儿子的照片

12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公安分局,见到了何小平案件办案民警廖梓杉、蒋涛。

去年8月18日接到何小平“自首”后,警方先后提取何小平、刘金心以及何小平前夫DNA信息进行比对,刘金心和何小平夫妇确实都没有血缘关系。警方将刘金心血液样本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

详细询问何小平后,廖梓杉、蒋涛先后多次前往重庆,根据何小平提供的碎片信息,还原案件地点,在重庆大阳沟、七星岗、南纪门等多地派出所了解信息,还原“拐走路线”,但均未果。目前,案件还处于受理初查阶段。

事件见诸报端后,引起全国网友关注。对网友集中疑问,顺庆公安分局通过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进行回复。

何小平自首这么久,为何一直未作处理?警方尚未查证当年是否是报案记录,也没有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目前仅有何小平的自我供述,不能作为立案依据。对于追述时效问题,顺庆公安分局表示,法律本身对此类情况有详细的法律法规,此案完成调查,证据链串联起来后,也会根据具体调查结果依法处理。

此前报道

保姆称拐走主人儿子养26年后为儿寻亲 当年报警记录成追责关键

1月11日,一条“保姆拐走主人儿子养26年:找到他亲生父母就去坐牢”的新闻,引起全国网友广泛关注。12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多方采访得知,当事保姆何小平目前在南充市上班,对网上舆论尚不知晓。与此同时,“宝贝回家”寻子网和央视“等着我”栏目都通过记者,表达了帮助何小平寻找刘金心亲生父母的意愿。律师认为:可以追刑,但难度很大。“追诉期限已过,当年是否有报警记录是关键。”

当事保姆:还不知道此事已引起全国关注

1992年,时年只有22岁的南充人何小平到重庆打工,她用一张捡来的身份证,应聘到重庆一户人家做保姆,照顾雇主家一岁多的儿子。两三天后,何小平将这个男孩儿拐走,并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至今。26年后,何小平终于向媒体吐露出了这桩陈年旧事。

据了解,在到重庆之前,何小平曾先后生过两个儿子,但都不幸夭折。由于听信了迷信的说法,“捡个孩子才能养得活,镇得住命”,何小平才萌生了拐走雇主家孩子的念头。

吐露一切后,何小平向南充市警方自首;南充警方提取了何小平夫妇和刘金心的DNA。

1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分局。在2楼刑警大队办公室,办案警官正在整理案情进展。对于此前新闻报道,该名警官表示,此前并无媒体来到刑警大队采访此事。而事情究竟怎么回事,后续如何处理,还在调查研究中。

随后,记者根据报道中提及“她从四川省南充市李渡镇五大山村(原)来到重庆”,联系到南充市嘉陵区李渡镇党委书记,对方介绍,李渡镇并没有这个老地名,“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中午12时许,记者电话联系上何小平,正在吃午饭的何小平,还不知道自己帮儿子寻亲的事情已经引起全国关注。“事情是在重庆发生的,也不想在南充的日常生活被打扰,所以通过重庆媒体寻找,也只接受重庆媒体采访。”何透露,她在南充市嘉陵区上班,“下午还要上班,就不多说了。”

“宝贝回家”愿帮她上央视“等着我”寻亲

1月12日上午,记者了解到,刘金心已经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登记,并采取了血样。“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告诉记者,保姆拐走主人孩子,并当作亲生孩子抚养的案例,她此前也曾经遇到过。

相比一般的拐卖儿童案件,“家里保姆拐走孩子,通过媒体传播后,找到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张宝艳说,如果何小平同意,“宝贝回家”会推荐她到央视“等着我”舞台上寻找刘金心的亲生父母。随后,“等着我”栏目一位导演也与记者取得联系,表达了同样的意愿。

“26年前就能请保姆,他的家境应该可以,被拐走后,刘金心的生命轨迹都发生了变化。”张宝艳说,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他的亲生父母,然后看这个孩子怎么去面对。”

至于何小平是否会因为此事受到法律追究,张宝艳说:“法律责任这块,她不用担心,我们都可以给她提供法律援助。”

保姆自首称拐雇主儿子养26年 警方:仅自述不能立案

图据慢新闻

律师说法

追诉期限已过 当年是否有报警记录是关键

北京大成(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梁小龙认为,在这一案件中,追诉主体一个是国家,另一个是被害人。“国家已经丧失了追诉时效,因为拐骗儿童追诉期限是5年。”梁小龙说,被害人的追诉时效是否已过,也要具体来看。

“刘金心的原生家庭和他自己,都是被害人。如果他的亲生父母当年已经报警,就不受追诉时效限制,只要能查到当年的报案记录,追诉时效就没有过期,何小平仍然要承担相应的刑事处罚。”因此,能否查到当年是否有报警记录,是关键点之一。

另一方面,刘金心作为受害人,也可以提起民事诉讼。但根据现在的《民法总则》,拐骗儿童罪针对的是14岁以下的儿童,刘金心如今已经27岁,追诉时效已经超过。

不过,刘金心还可以提起刑事自诉。但所有刑事案件都必须有证据相互印证,“要证明一点,何小平当年是在没有取得原生家庭同意的情况下将刘金心带走的,这很难证明。如果原生家庭不出来作证,拐骗儿童罪就很难成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