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 >

这群年轻人操着一口沪语 用短视频讲述上海城市故事、传播上海腔调

来源:上观新闻     时间:2021-09-13 14:35:34

如果把上海道路比作人的话,它们会说些什么?

专注做上海本地内容的短视频博主G僧东,制作了一期“上海马路拟人”视频,他“化身”为上海几条颇具特色的马路,南京路和淮海路要争一争上海马路No.1的地位,一直通到太仓的沪太路也要来与周家嘴路一论“短长”,还有已经成为网红马路的“巨富长”也纷纷出镜…… 惟妙惟肖的演绎中,蕴含着上海城市的发展,勾起了不少人的回忆。

像G僧东这样操着一口沪语的短视频博主在网上还有很多,他们通过一个个短视频来讲述上海的城市故事,传播上海腔调。

展现上海真实样貌

一个工作日的中午,记者跟随G僧东一起来到上海南京路某商圈。他这次要做的是一条街头采访视频,主题是“上海白领对于年薪20万的看法”。

“上海的白领、阿姨和年轻人是我制作视频时会关注的对象,”G僧东发现,人们对上海的“想象”大多集中在这几个人群:出入在写字楼里的上海白领、生活精致的上海阿姨,以及在上海打拼的年轻人。“但上海不是一面的,上海的真实样貌也不应该只留在想象中。”这是G僧东从录影棚走上街头的初衷。

之所以关注薪资这个话题,“最早是在微博上看到了一条热搜,叫做‘年薪20万算什么水平’,我觉得这是上海白领会关注的事。”而特地选在中午拍摄,自然也是他的经验之谈。“采访上海白领,只有在午休时间成功率才最高。”

一次成功的街头采访,背后是无数次被拒绝的经历。“礼貌一点的,可能会说不好意思,不方便。但是也会碰上很凶的人。”甚至有一次,G僧东在一个弄堂里录制视频的时候,还遭遇过被附近的居民举报。

在人来人往的商圈拍摄视频,难免引起路人“围观”,对于这点,G僧东早已见怪不怪,“为了节目效果,只能厚脸皮。不过做得多了,有经验就好办了。”G僧东说,比如问问题的时候,不要先问可不可以,“遇上陌生人,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拒绝。”所以要直接抛出问题,这样成功率会更高。

相对而言,采访年轻人则要顺利一些。不过有时遇上表达欲旺盛的人,一场拍摄可能要持续半小时之久,虽然在视频中的镜头不过几分钟。在南京路拍摄完成后,他又赶着前往下一个拍摄地点,制作出一条不到十分钟的视频,有时光拍摄就要花费两三天。

用段子表达美好生活

凌晨两点四十分,“90后”短视频博主徐祥终于拍完了一条视频。他拍摄的是“上海人眼里的老师”,准备放在教师节时发布。“这其实已经是我工作的常态,看似简单的四五十秒的短视频,其实一次拍摄基本在三四个小时。”

自从做自媒体以来,剧本、演员和剪辑都由徐祥一人搞定,有时夜深人静突然来了灵感,他便立刻写剧本,为了想一个段子反复与自己周旋,写完剧本开始拍摄,一个镜头又要拍很多次……“经常一个人瞎想想瞎弄弄就天亮了。”

上个月,他刚从上海沪剧院辞职,全身心投入到短视频中。“这一行发展太快了,我接触自媒体也就一年多,最初完全出于巧合。”去年二月份,徐祥因为疫情不能上班,便在抖音注册了账号。

账号注册了,发些什么?结合自己演滑稽戏的经历,徐祥打算从沪语短视频开始做起。一部手机、一个支架就是他的全部拍摄工具。

短视频与电视剧不同,“做短视频,要用心地拍出一种随意的感觉。”有演戏功底的他,常常一人分饰多角,“这是最原始、也是最简单的办法,一个人也可以表现出完整的戏剧冲突。”

徐祥发布的第一条视频是“上海人也会说错的上海话”,浏览量突破了百万。不久后,他又拍摄了一条“令人费解的上海话”,比如上海话中包子叫做馒头,土豆叫做洋山芋。视频发布后,引起不少人二次创作,翻拍令人费解的各地方言,而他这条视频也达到了千万级播放量。

“做自媒体,一定要有一颗用心分享美好的信念。所以要设计一些‘梗’,让人会心一笑。”做短视频,徐祥像演戏一样“固执”。“每一句话都要最满意,每个镜头画面都要精益求精,短视频看似是简单,其实谁能做到用心,谁才能成功。”

方言是城市的“性格”

G僧东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在上海出生、长大、读书、工作。他的网名“G僧东”其实也是一句上海话,是他的名字“钱圣东”三个字的沪语发音。

G僧东新开设一个短视频账号叫做“好叫好伐”,这也是一句上海话,翻译成普通话类似于“别闹”。“这个账号的定位是‘一个年轻人也喜欢的上海话频道’,所以取名字的时候想轻松诙谐一点,就用了这句上海话。”

不过这样一个偏向上海方言节目的短视频平台,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吃力不讨好”。每拍摄一期视频,G僧东都要请教吴语专家和滑稽界前辈,力求把瑕疵降到最低。

但事实是,仍然有很多网友说他的发音是“洋泾浜”。“不过没事,”G僧东说,语言是动态发展的,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沪语感兴趣。

“方言是一个城市最真实的性格。”徐祥也有同样的感受:“我做抖音的初心,就是想让大家知道上海话里的一些‘门道’。”在沪剧院工作时,徐祥做了不少沪语普及工作,“我们去给年轻人上课,发现很多上海年轻人都不会说沪语。”这让他坚定了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作者:俱鹤飞)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