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国际 >

欧洲一线解读|市场为何惩罚瑞信?总爆雷为什么还“不能倒”?-快看

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23-03-18 08:05:03

作为“大到不能倒”的银行,瑞士信贷银行(下称“瑞信”)为什么总爆雷?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2021年,Archegos Capital爆仓,瑞信损失55亿美元;同年,GreensillCapital倒闭,瑞信损失也达十几亿美元,更不要提上述爆雷对瑞信的信誉损害。2023年,硅谷银行倒闭引发全球市场动荡,3月15日欧洲银行股受重挫,又是瑞信领跌,当日一度暴跌30.8%,随着瑞士中央银行和瑞信自身采取积极措施,16日,瑞信开盘一度涨超40%,随后股价回落。

市场为何惩罚瑞信?瑞信还是不是“大到不能倒”?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经济学教授、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CEPR)研究员法塔斯(AntonioFatas)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美联储的外部顾问,毕业于哈佛大学。

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他表示:“首先,我不认为瑞信没有偿还能力,或不得不倒闭。但如果到了那个地步,我认为它将被救助,瑞信不会被看着倒闭的。所以我同意,瑞信是‘大到不能倒’,但我认为还没有到必须救助瑞信的地步。”

而面对当前硅谷银行倒闭事件对全球市场带来的冲击波,法塔斯也稍显乐观。他表示,现在和2008年不同了,“如果今天美国的一家大银行遇到了麻烦,是会得到救助的。我百分之百相信他们(美国监管者)会迅速行动。”

“市场会攻击那些有弱点的银行”

第一财经:近三年来,每次市场爆雷,瑞信都会受到重创。为什么?

法塔斯:瑞信最近屡屡出现法律或者账面上的问题。他们做了一些错误投资,损失了大量资金,而市场会攻击那些有弱点的银行。在欧洲的一些大银行中,瑞信的名声并不是非常好。不过,我看到了银行的管理不善,但我没有看到任何本质性的、系统性的问题,而股票市场并不能很好地消化风险,所以他们抛弃了瑞信,去了其他地方。

第一财经:瑞士信贷集团成立于1856年,是全球第五大财团,瑞士第二大银行。虽屡屡爆雷,瑞信是否仍然属于“大到不能倒”的情况?

法塔斯:毫无疑问。但我的想法更积极,我不确信他们快破产了或已无力偿还。我认为,瑞信在短期内会利润不佳,但我不认为瑞信会因此破产。

假设出现了更坏的消息,假设瑞士信贷没有偿还能力,那我会说瑞信将是“大到不能倒”,会被瑞士政府所拯救。具体如何拯救的细节还需要商讨,究竟谁来投入资金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但在同意瑞信是“大到不能倒”的同时,我认为还没有到必须救助瑞信的地步。

第一财经:市场为什么会惩罚银行?

法塔斯:市场了解到,一些银行在其持有的证券上的损失可能会比他们想象的更大。为什么市场在6个月前不知道这些事?这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资产负债表一直是公开的,他们本可以在6个月前作出计算。但新闻报道指出银行的利润并没有那么多,市场开始恐慌。

你可以看到,瑞信的股价下跌近40%后,第二天又上涨了40%,这不是非常理性,但这就是恐慌的效果。在没看到希望时卖出,在看到希望时买入。所以我们会看到银行股价具有剧烈波动性,整个股票市场也会跟随这种波动。整个事件中,我看到了正常的杂音,正常的新闻传播,以及偶发的恐慌。

2008年金融危机不会重演

第一财经:硅谷银行倒闭后,紧接着第一共和银行也在接受救助。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重演吗?这场危机的传染性有多强?

法塔斯:情况没有那么坏,我保持一定乐观情绪。2008年,许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非常薄弱,当时这几乎是全球性问题。而彼时监管没有跟上金融业发展步伐,监管者有点“蒙在鼓里”,他们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因此,那时我们看到银行连着爆雷,并开始查看这些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时,我们可以看到到处都是漏洞。

但当下,由于通胀以及更高的利率,对银行来说,环境是不稳定的、具有挑战性的。一些银行正在亏损,这是因为他们的某些资产没有以前值钱,但这种不值钱的方式与2008年的抵押贷款截然不同。今天的资产贬值是因为利率上升,而不是政府违约。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关于到期(maturity)。这不是一个小问题,如果我管理一家银行,我需要处理这些问题。但它没有2008年金融危机那样系统化、那样根深蒂固。所以,这种情况会在美国发生,也许也会在欧洲和其他国家零星出现。但我不认为这是银行系统的全球系统性危机,这不是我所观察到的。

第一财经:随着市场恐慌,会有更多银行倒闭吗?

法塔斯:不。股价下跌不会让银行破产,储户都离开才会让银行破产。

现在储户不会迅速离开,因为美国监管机构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担保,硅谷银行的存款得到了妥善保护。这是在告诉其他银行的储户,存款能够得到保障。所以我们不会看到大量的银行挤兑。

是的,(市场恐慌时)银行会遭遇亏损,失去一些股本,但无论股价如何变化,短期内这并不要紧。从长远来看,如果没有人给银行注入资金,问题就会很复杂。但短期来看,这并不会使银行倒闭。

第一财经:2008年时,美国政府内部花了很长时间讨论是否要救助银行,结果雷曼兄弟倒闭,金融海啸到来。这一幕是否也会重演?

法塔斯:我不认为那是今天的情况。但的确,2008年,美国政府对于救助对象讨论了很久,比如在雷曼兄弟和贝尔斯登之间的讨论。

我认为他们已从中吸取了教训。硅谷银行是一个相对较小的银行,但他们非常迅速地采取了应对措施。一开始,情况看起来非常严峻,但美国监管者在周末想出了解决方案,事情得到了解决。所以我认为,如果今天美国的一家大银行遇到了麻烦,是会得到救助的。我百分之百相信他们会迅速行动。在欧洲也是如此。

政府总会一直强调“我绝不救市”,但当他们不得不这样做时,他们会这样做的。这就是上个周末我们在美国看到的情况,他们总说不会这样做,但在他们需要这样做的时候,他们的行动非常迅速。我认为如果我们需要采取行动,我们会在美国或欧洲看到这种情况。

第一财经:欧元危机之前,我在欧洲采访期间,欧盟官员信誓旦旦地说,美国的金融危机不会烧到欧洲,结果欧元危机出现了。此次欧洲官员依然如此自信表示欧洲并不会受到硅谷银行倒闭事件的影响,可以相信这种自信吗?

法塔斯:我也记得当初的情况的确如此。欧洲说那是美国的问题,而不是欧洲的,那是美国人做事方式不对导致的。

但我认为这次是不同的。2008年之后,欧洲的监管得到显著加强。现在欧洲银行得到的监管比2008年前严得多。如果欧洲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央行会在2年前、1年前或6个月前就发现。

即便如此,(欧美)政客们总是很傲慢地无视风险。因此,当我听到他们说没有问题的时候,我的信心为零。我不相信这些人。但我相信中央银行的监管者,因为他们在2008年后花了很多时间设计出了更严格、更好的监管策略。

当我与监管者和中央银行家交谈时,我发现他们都很胜任,且不受政治的影响,不以赢得选举为目的,而只是做好监管银行的工作。我也看到银行一直在抱怨监管太多,在欧洲做生意太难了。这就是我的信心来源,不是来自(欧美)政客,而是更多来自央行和监管者。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标签: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